×

微信“發現”掃一掃,1+1貸動態全知道!

×

QQ群“發現”掃一掃,1+1貸動態全知道!

財富資訊 > 行業動態 > 從過去5次兩會政府工作報告 看P2P網貸這幾年

從過去5次兩會政府工作報告 看P2P網貸這幾年

發布時間:2019-03-05 此新聞已被瀏覽:201次 新聞來源:yyzx

互聯網金融”一詞再次寫進政府工作報告,自2014年算起到2018年,已有五個年頭:

2014年,“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

2015年,回顧2014年工作時,提到“互聯網金融異軍突起”;部署2015年工作時,再次提出“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

2016年,“規范發展互聯網金融”;

2017年,“對互聯網金融等累積風險要高度警惕”;

2018年,“健全互聯網金融監管”。

2019年,將會是......?

從最初的“促進發展”到“規范發展”再到“警惕風險”,然后是2018年的“健全互聯網金融監管”,措辭變化的背后反映的是行業大環境的變遷。互聯網金融行業的這五年,經歷了爆發式增長,也見證了驟雨式整改,進入常態化“強監管”階段。

互聯網金融發展風口

2013年互聯網金融新業態一鳴驚人后,當時監管層對互聯網金融整體持“鼓勵創新發展、規范和完善監管”的態度。

時任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陳雨露的觀點很有代表性,他提到,“互聯網金融對于整個金融改革、金融體系效率提高都是非常好的契機。……互聯網金融發展很快,將使百姓受益,也有利于市場競爭;另一方面,也因為發展很快,需要引起高度重視,推動其規范發展”。

2014年,互聯網金融一詞首次進入政府工作報告,總理便提出要“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對行業意義非凡; 央行行長周小川、副行長潘功勝在兩會明確表示不會取締互聯網金融。

吃了政策定心丸,互聯網金融真正迎來了風口。

這一年,網貸行業成立了2100多家平臺,行業成交量突破2500億元,投資人同比增長近4倍;第三方支付機構開始大規模布局線下掃碼,股權眾籌平臺如雨后春筍般出現,第一批消費金融創業平臺開始嶄露頭角……整個互金行業發生股權融資額58億元,同比實現10倍增長。

高速發展的同時,監管也在路上,如潘功勝所言,“互聯網金融有不同形態,風險各異,要根據風險外溢性的不同采取不同監管辦法,央行正在加以研究”。

2015年初,監管人士首次談到互聯網金融監管的原則,提到“互聯網金融的監管應堅持以無風險防范的目的出發,從保護公眾合法權益的角度出發,明確紅線,堅守底線,筑好高壓線”,紅線監管的模式初步成型。

監管模型摸索中前行

早在2015年7月,十部委就發布了《關于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7月-12月,互聯網保險P2P第三方支付等細分領域監管細則相繼出臺。

按照政策制度的出臺周期,從確定監管框架、撰寫初稿、征求各方意見到公開發布至少要半年以上,意味著,上述制度出臺時,互聯網金融整體環境仍然是鼓勵和友好的,上述文件內容也是如此,寬松和包容為主,措辭仍然非常溫和。如《指導意見》明確提出:

“作為新生事物,互聯網金融既需要市場驅動,鼓勵創新,也需要政策助力,促進發展,……互聯網金融是新生事物和新興業態,要制定適度寬松的監管政策,為互聯網金融創新留有余地和空間”。

2016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規范發展互聯網金融”,措辭有了變化,但仍然提到發展。央行行長周小川在兩會答記者問時也表態,“這些(互聯網金融各業態)還都是新生事物,出了事大家都希望加強監管,但究竟行業應該是什么樣的規矩,怎么樣監管還正在探索之中”。

2016年4月,國務院組織14個部委召開電視會議,部署在全國范圍內啟動為期一年的互聯網金融專項整治活動。當日,央行牽頭多個部委出臺《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在這份統領性文件之下,按照“誰家孩子誰抱走”的原則,相關部委分別出臺第三方支付、P2P、股權眾籌、互聯網保險、互聯網跨界資管、互聯網金融廣告及以投資理財從事金融活動等七個子方案。

統一認識后,整改大幕拉開。無論如何,先要對行業摸摸底,把潛在的風險處置掉。

監管重拳來臨

2017年,政府報告提出“對互聯網金融等累積風險要高度警惕”。同年,網貸資金存管指引信息披露指引悉數落地,中國互金協會上線信息披露系統,對接平臺數據;P2P平臺校園貸金交所等業務模式被叫停;強調P2P去剛兌,多家平臺取消或調整風險備付金.....

這一年P2P平臺“組團海外上市 積極擁抱資本市場,同時風險正在醞釀。

2018年,政府報告提出“健全互聯網金融監管”,政府提出要在2018年年初啟動P2P整改驗收,并按照計劃年中完成備案。

6月14日,在“2018陸家嘴論壇”上,中國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峰被問及“備案工作是否有望在年內完成”,他說:“我們繼續進一步做工作,年內還不行,還得繼續加把力。”

至此,“備案延期”傳言被監管方證實。

年中,網貸潮集中爆發。五大互金協會齊發聲,呼吁P2P平臺有序退出,妥善度過行業風險期,同時從P2P逃廢債接入征信、AMC進場救市等多方面舉措穩定行業。

而P2P爆雷后,背后的股東紛紛甩鍋,極大地侵蝕了行業的信用基礎。

“在整個信用體系傳遞下,全行業遭受無差別打擊,居心不良的平臺應聲倒掉,狠抓風控的平臺,也死了。”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薛洪言直言。

2018年年底,監管呼吁“三降”;“175號文”流出,要求除部分嚴格合規的在營機構外,其余機構能退盡退,應關盡關;隨后發布“1號文”,指明網貸機構轉型方向,各地開始清退P2P。

對于一些認真做事的合規平臺來說,自然也受到了波及。有平臺負責人曾感慨地說:“決定退出時,幾個創始人相視淚流,堅持多年的理想,說沒就沒了,有委屈、有無奈。”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表示,從“2016年開始的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監管增強,監管的步驟和領域在深入,在風險專項整治中很多風險在爆發,但對整個市場來說,風險是在緩釋的過程,P2P爆雷潮之后,投資人開始集中在頭部平臺,更多的產品集中在優質的平臺和領域,這是一個優勝劣汰的過程。“

2019當如何?

2019兩會預備會議已經舉行,除了防范金融風險外,幾位人大代表,政協代表還提出了關于金融科技的發展建議。

張天任:建議出臺互聯網金融公司的準入條件,從目前的備案制過渡到準入制

全國人大代表、天能集團董事局主席張天任擬提交《關于構建互聯網金融長效管理體制,穩定金融安全的建議》,建議嚴格互聯網金融市場準入標準。

張天任說,以網絡信息技術為驅動的互聯網金融新業態,對提升金融服務效率、降低交易成本、滿足多元化金融服務等都具有巨大價值和潛力。但是,由于互聯網金融新業態的特點,部分從業者法律意識、合規意識淡薄。

張天任建議,有關部門應當盡快制定“金融信息中介”的標準,出臺互聯網金融公司的準入條件,從目前的備案制過渡到準入制。對涉及到公眾投資的互聯網金融業務實施前置審批,只有通過嚴格的審批后才能從事相關業務,并納入監管范圍,實施穿透式監管,防止監管套利。此外,對非法金融機構和非法金融活動采取零容忍,持續保持高壓態勢,依法嚴厲打擊惡意逃廢債行為,加大追討力度,為金融與科技的融合發展營造良好健康的環境。

“有關部門應建設互聯網金融信息監測平臺,運用互聯網、大數據等手段,完善金融風險監測預警機制。切實做到事前有準入、事中有預警、事后有執法的健全完善的管理體制,推動互聯網金融的規范有序發展。”張天任說。

劉尚希:金融科技可以解決融資貴的問題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在政協委員駐地接受采訪時表示,中小企業有融資難和融資貴這兩個問題。解決融資難的問題,有賴于通過金融改革進一步提升市場化程度。融資貴的問題,則與信息不對稱有關。要解決這個問題,可以通過金融科技的發展來解決,現實中已經有過成功的案例。為小微企業貸款,事實上并不是想象中的成本大、風險高。

劉永好:建議加快數據立法,避免金融科技企業數據濫采濫用

全國政協委員、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3月3日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建議加快數據立法,推動數據共享行為,同時也避免金融科技企業數據濫采、濫用的情況發生,從而降低金融機構的數據獲取難度和成本,緩解金融服務的信息不對稱問題,進而推進金融機構提供更普惠、更精準的金融服務,解決企業和個人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2019年,待續……

來源:網貸之家,侵刪


本文關鍵詞:互聯網金融
分享到: 

安全保障

聯系我們

公司介紹

法律聲明

財富工具

幫助中心

新手指引

招賢納士

微信
 
QQ群
 

服務/投訴

400-858-1999

周一到周五:8:30~17:30

安徽艾瑞貸信息技術服務有限公司

中國·合肥市·濱湖新區高速時代廣場G1安誠金融1+1貸

©安誠金融1+1貸 版權所有 皖ICP備15003628-1號 [email protected] 0551-62630049

申請VIP
開通對象:
開通時間:
應付金額:
  接受并同意 會員服務條款
  確定
會員服務條款
六肖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