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發現”掃一掃,1+1貸動態全知道!

×

QQ群“發現”掃一掃,1+1貸動態全知道!

  • 4月3日,據財新報道,行業企盼已久的P2P備案工作,或于2019年下半年開始啟動試點。財新記者獲悉,監管擬將網貸機構分為區域性和全國性的經營平臺,并提出了數千萬元和數億元起的資本金門檻。此外,監管也在醞釀要求平臺需計提不同層級的風險準備金風險補償金。

    報道稱,上個月末,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領導小組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領導小組召集部分地區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人士,就P2P管理及備案工作征求意見。

    財新記者了解到,監管有意爭取在2019年下半年在部分發達地區開展試點備案工作,完成少量機構的備案登記工作。并在總結試點經驗的基礎上,按照防范重大風險三年攻堅戰的總體實現要求,在2020年完成全國范圍內存量網貸機構的備案登記工作。

    此前,據新京報報道,今年3月底,銀保監會及部分省份的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相關人員在京召開關于P2P網貸風險整治的內部會議。據悉,監管方將出臺新的文件,對P2P網貸平臺注冊資本金等諸多細節方面提出更為嚴格的規定。目前,該文件正在征求意見中。

    來源網貸之家,侵刪

    2019-04-03 閱讀次數:180
  • 2018年,行業景氣度因為集中爆出現了大幅回落;監管出臺政策打擊老賴、逃廢債;各平臺紛紛為完成合規檢查以實現備案而努力,行業合規發展又進了一步;多家互金(網貸)機構臨近年底赴美完成IPO。政策的密集出臺和問題事件的頻發穿插著整個2018年,影響著2018年甚至于將來P2P網貸行業的發展。以下我們將從多維數據的角度,對2018年P2P網貸行業整體情況進行簡要回顧,并將于1月初發布P2P網貸行業2018年年報的完整版。

    截至2018年12月底,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量下降至1021家,相比2017年底減少了1219家。從全年12個月的正常運營平臺數量走勢看,正常運營平臺數量不斷下降,出現該現象主要有兩個原因:首先,新上線平臺數量大降,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新上線平臺累計數為60家,7月后再無新上線平臺;其次,停業問題平臺數量大增,尤其風險事件集中爆發的7月、8月停業及問題平臺數量最多,單月超過百家,四季度數量有明顯減緩趨勢。由于平臺備案工作仍在進行中,不少中小平臺存在清退可能,預計2019年網貸行業運營平臺數仍將進一步下降,具體下降速度取決于多種因素,主要是備案政策和備案實際進度,以及經濟形勢和市場流動性等,從目前信息估測,2019年底運營平臺數或將跌至300至500家。

    截至2018年底,正常運營平臺數量排名前三位的是廣東北京上海,數量分別為236家、211家、114家,浙江緊隨其后,正常運營平臺數量為79家,四地占全國總平臺數量的62.68%,可見我國的P2P網貸行業地域集中度仍然較高,不過相比2017年集中度略有下降,也與這四個地區平臺數量下降較大有關。

    2018年P2P網貸行業經歷了備案延期到平臺加速出清的過程,全年退出行業的平臺數量為1279家,相比2017年增加了556家。從退出的數量看,仍少于2015年的1291家和2016年1721家。不過2018年問題平臺的影響卻是最廣的,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問題平臺涉及金額超過千億元。從停業及問題平臺的業務類型看,2018年問題平臺數量占比達到51.45%,相比2017年的30.84%有所上升。

    2018年全年網貸行業成交量達到了17948.01億元,相比2017年全年網貸成交量(28048.49億元)減少了36.01%。在2018年,P2P網貸行業歷史累計成交量突破8萬億元大關,單月成交量呈現上半年高、下半年低的走勢,四季度成交量維持低位,這也反映了當前投資人對于P2P網貸行業仍然較為謹慎的態度。由于目前監管層對于平臺有控規模的要求,投資人的信心恢復尚需時日,因此,2019年上半年網貸行業成交規模或許仍將維持現存較低的水平。下半年若有不少P2P網貸平臺完成備案登記,成交量或將出現較明顯的回升,預計全年P2P網貸成交量大概率介于1.5萬億元至2萬億元之間。

    隨著成交量逐步下降,P2P網貸行業貸款余額也同步走低。截至2018年底,P2P網貸行業總體貸款余額下降至7889.65億元,同比2017年下降了24.27%。這主要是由于2018年的問題平臺中不乏貸款余額超億元的中型平臺,使得行業的貸款余額受到影響。此外,投資人信心受挫、成交量下降、監管要求平臺控規模等因素,使得行業貸款余額在2018年出現了明顯下降。

    考慮到仍會有部分小平臺進行清退,疊加P2P網貸平臺受控制規模的因素,貸款余額或將出現小幅度下降。預計2019年年底網貸行業貸款余額為7000億元左右。(注:貸款余額僅包括本金,不包括利息,貸款余額歷史數據同步進行回溯處理)

    從各省市分布上看,北京、上海、廣東三個地區的貸款余額排名全國前三位,2018年底的貸款余額分別為3321.19億元、2445.43億元、1163.63億元,三個地區占全國貸款余額的比例為87.84%。浙江、江蘇緊隨其后,2018年底的貸款余額分別為532.14億元、56.16億元。

    2018年網貸行業總體綜合收益率為9.81%,相比2017年網貸行業總體綜合收益率上升了36個基點(1個基點=0.01%)。2018年綜合收益率小幅回升,主要是因為今年行業負面輿情較多,投資人投資信心下降,不少平臺為吸引新的投資人和提高老用戶留存率,進行了加息活動。風險的集中爆發導致出借人風險偏好整體下降,再加上資產端借款利率基本趨于穩定,預計2019年網貸行業綜合收益率也將維持9%-10%之間水平。

    2018年網貸行業平均借款期限為12.65個月,相比2017年拉長了3.49個月。如下圖所示,從2014年開始網貸行業的借款期限一直呈現拉長的趨勢,這主要是因為隨著行業發展趨于成熟,打著“期限短、高利率”旗號的小平臺逐漸清退,當前正常運營平臺尤其大體量平臺,更傾向于發布長期項目標的,從而帶動行業平均借款期限拉長。隨著備案有序平穩的進行,行業再經過一輪洗牌,預計2019年全年網貸行業平均借款期限將繼續走高,或能超過15個月。

    據測算,2018年網貸行業投資人數與借款人數分別約為1331萬人和1992萬人,較2017年分別下降22.30%和11.19%。從數據可以看出,網貸行業人氣出現了明顯下降。出現這一現象主要與網貸行業的風險事件爆發,成交、人氣受較大影響有關。網貸平臺多以消費金融等小額業務為主,這類資產的特點是覆蓋更多的借款人數,金額較小。因此,可以發現行業的借款人數遠高于行業的投資人數。我們預計,此種現狀將繼續維持下去,伴隨著部分地區監管對于平臺控制投資人數和規模的要求,我們預計2019年的投資人數和借款人數均有出現下降的可能,分別約為1100萬人和1700萬人。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僅為信息傳播之需要,不作為投資參考,網貸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2019-03-25 閱讀次數:178
  • 3月18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了2018年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2018年支付業務統計數據顯示,全國支付體系運行平穩,社會資金交易規模不斷擴大,支付業務量保持穩步增長。

     

    2018年,全國銀行業金融機構共辦理非現金支付業務22203.12億筆,金額3768.67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36.94%和0.23%。

     

    電子支付中,移動支付業務量快速增長。2018年,銀行業金融機構共處理電子支付業務1 751.92億筆,金額2 539.70萬億元。其中,網上支付業務570.13億筆,金額2 126.30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7.36%和2.47%;移動支付業務605.31億筆,金額277.39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61.19%和36.69%;電話支付業務1.58 億筆,金額7.68 萬億元,同比分別下降0.99% 和12.54%。2018年,非銀行支付機構發生網絡支付業務5 306.10 億筆,金額208.07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85.05%和45.23%。

     

    在支付系統方面,2018年,支付系統共處理支付業務2 157.23億筆,金額6142.97萬億元。

     

    其中,2018年,人民銀行支付系統共處理支付業務157.11億筆,金額4 598.42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27.84%和15.99%,分別占支付系統業務筆數和金額的7.28%和74.86%。日均處理業務4 479.99萬筆,金額18.09萬億元。

     

    大額實時支付系統業務量持續平穩增長。2018年,大額實時支付系統處理業務10.73億筆,金額4 353.48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5.13%和16.66%。日均處理業務425.84萬筆, 金額17.28萬億元。

     

    小額批量支付系統業務金額穩中有升。2018年,小額批量支付系統處理業務21.83億筆,金額35.53萬億元,筆數同比下降13.64%,金額同比增長7.21%。日均處理業務598.03萬筆,金額973.50億元。

     

    網上支付跨行清算系統業務量增速放緩。2018年,網上支付跨行清算系統共處理業務120.98億筆,金額89.05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42.93%和44.29%。日均處理業務3 314.48萬筆,金額2 439.85億元。

     

    境內外幣支付系統業務金額平穩增長。2018年,境內外幣支付系統共處理業務213.52萬筆,處理業務金額1.25萬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為8.33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5.88% 和24.07%。日均處理業務8 243.87筆,金額48.25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為321.50億元)。

     

    在其他支付系統中,銀行業金融機構行內支付系統業務筆數有所增長。2018 年,銀行業金融機構行內支付系統共處理業務366.95億筆,金額1 332.09萬億元,筆數同比增長13.56%,金額同比下降0.12%。日均處理業務10 053.50萬筆,金額3.65萬億元。

     

    網聯平臺運行平穩。截至2018年末,共有424家商業銀行和115家支付機構接入網聯平臺。2018年,網聯平臺處理業務1 284.77億筆,金額57.91萬億元。日均處理業務3.52億筆,金額1 586.48億元。 (鳳凰網WEMONEY 曾仰琳/編輯)

     

    附2018年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

     

    央行:2018年移動支付業務量同比增長61.19% 金額277.39萬億元2央行:2018年移動支付業務量同比增長61.19% 金額277.39萬億元3央行:2018年移動支付業務量同比增長61.19% 金額277.39萬億元4央行:2018年移動支付業務量同比增長61.19% 金額277.39萬億元5央行:2018年移動支付業務量同比增長61.19% 金額277.39萬億元6央行:2018年移動支付業務量同比增長61.19% 金額277.39萬億元7央行:2018年移動支付業務量同比增長61.19% 金額277.39萬億元8

    來源:網貸天眼,侵刪

    2019-03-18 閱讀次數:152
  • 3月10日,據封面新聞報道,在當天舉行的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的新聞發布會上,中國央行副行長陳雨露接受該媒體采訪時表示,互聯網金融機構未來將納入征信系統。

    據悉,3月10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新聞中心在北京梅地亞中心舉行記者會,邀請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副行長陳雨露,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副行長范一飛就“金融改革與發展”回答中外媒體提問。

    在記者會結束之際,陳雨露接受封面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互聯網金融機構未來將納入征信系統。據了解,目前央行征信中心已將大型銀行、部分中小銀行及個別非銀行金融機構的金融數據納入征信系統,但互聯網金融機構、小貸公司等金融數據尚未納入。

    此前,陳雨露曾在3月6日的全國政協經濟界別駐地小組討論會上表示,目前央行征信中心只是將大型銀行和部分中小銀行,以及各別非銀行金融機構的(企業和個人負債)數據納入,但互聯網金融機構、小貸公司等金融數據并未納入。中央要求實現企業和個人負債信息全覆蓋,所以去年成立了百行征信,目前已有600多家、17類中小金融機構接入數據,百行征信今年初已向市場提供征信產品服務。

    來源:網貸之家,侵刪

    2019-03-12 閱讀次數:156
  • 互聯網金融”一詞再次寫進政府工作報告,自2014年算起到2018年,已有五個年頭:

    2014年,“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

    2015年,回顧2014年工作時,提到“互聯網金融異軍突起”;部署2015年工作時,再次提出“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

    2016年,“規范發展互聯網金融”;

    2017年,“對互聯網金融等累積風險要高度警惕”;

    2018年,“健全互聯網金融監管”。

    2019年,將會是......?

    從最初的“促進發展”到“規范發展”再到“警惕風險”,然后是2018年的“健全互聯網金融監管”,措辭變化的背后反映的是行業大環境的變遷。互聯網金融行業的這五年,經歷了爆發式增長,也見證了驟雨式整改,進入常態化“強監管”階段。

    互聯網金融發展風口

    2013年互聯網金融新業態一鳴驚人后,當時監管層對互聯網金融整體持“鼓勵創新發展、規范和完善監管”的態度。

    時任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陳雨露的觀點很有代表性,他提到,“互聯網金融對于整個金融改革、金融體系效率提高都是非常好的契機。……互聯網金融發展很快,將使百姓受益,也有利于市場競爭;另一方面,也因為發展很快,需要引起高度重視,推動其規范發展”。

    2014年,互聯網金融一詞首次進入政府工作報告,總理便提出要“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對行業意義非凡; 央行行長周小川、副行長潘功勝在兩會明確表示不會取締互聯網金融。

    吃了政策定心丸,互聯網金融真正迎來了風口。

    這一年,網貸行業成立了2100多家平臺,行業成交量突破2500億元,投資人同比增長近4倍;第三方支付機構開始大規模布局線下掃碼,股權眾籌平臺如雨后春筍般出現,第一批消費金融創業平臺開始嶄露頭角……整個互金行業發生股權融資額58億元,同比實現10倍增長。

    高速發展的同時,監管也在路上,如潘功勝所言,“互聯網金融有不同形態,風險各異,要根據風險外溢性的不同采取不同監管辦法,央行正在加以研究”。

    2015年初,監管人士首次談到互聯網金融監管的原則,提到“互聯網金融的監管應堅持以無風險防范的目的出發,從保護公眾合法權益的角度出發,明確紅線,堅守底線,筑好高壓線”,紅線監管的模式初步成型。

    監管模型摸索中前行

    早在2015年7月,十部委就發布了《關于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7月-12月,互聯網保險P2P第三方支付等細分領域監管細則相繼出臺。

    按照政策制度的出臺周期,從確定監管框架、撰寫初稿、征求各方意見到公開發布至少要半年以上,意味著,上述制度出臺時,互聯網金融整體環境仍然是鼓勵和友好的,上述文件內容也是如此,寬松和包容為主,措辭仍然非常溫和。如《指導意見》明確提出:

    “作為新生事物,互聯網金融既需要市場驅動,鼓勵創新,也需要政策助力,促進發展,……互聯網金融是新生事物和新興業態,要制定適度寬松的監管政策,為互聯網金融創新留有余地和空間”。

    2016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規范發展互聯網金融”,措辭有了變化,但仍然提到發展。央行行長周小川在兩會答記者問時也表態,“這些(互聯網金融各業態)還都是新生事物,出了事大家都希望加強監管,但究竟行業應該是什么樣的規矩,怎么樣監管還正在探索之中”。

    2016年4月,國務院組織14個部委召開電視會議,部署在全國范圍內啟動為期一年的互聯網金融專項整治活動。當日,央行牽頭多個部委出臺《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在這份統領性文件之下,按照“誰家孩子誰抱走”的原則,相關部委分別出臺第三方支付、P2P、股權眾籌、互聯網保險、互聯網跨界資管、互聯網金融廣告及以投資理財從事金融活動等七個子方案。

    統一認識后,整改大幕拉開。無論如何,先要對行業摸摸底,把潛在的風險處置掉。

    監管重拳來臨

    2017年,政府報告提出“對互聯網金融等累積風險要高度警惕”。同年,網貸資金存管指引信息披露指引悉數落地,中國互金協會上線信息披露系統,對接平臺數據;P2P平臺校園貸金交所等業務模式被叫停;強調P2P去剛兌,多家平臺取消或調整風險備付金.....

    這一年P2P平臺“組團海外上市 積極擁抱資本市場,同時風險正在醞釀。

    2018年,政府報告提出“健全互聯網金融監管”,政府提出要在2018年年初啟動P2P整改驗收,并按照計劃年中完成備案。

    6月14日,在“2018陸家嘴論壇”上,中國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峰被問及“備案工作是否有望在年內完成”,他說:“我們繼續進一步做工作,年內還不行,還得繼續加把力。”

    至此,“備案延期”傳言被監管方證實。

    年中,網貸潮集中爆發。五大互金協會齊發聲,呼吁P2P平臺有序退出,妥善度過行業風險期,同時從P2P逃廢債接入征信、AMC進場救市等多方面舉措穩定行業。

    而P2P爆雷后,背后的股東紛紛甩鍋,極大地侵蝕了行業的信用基礎。

    “在整個信用體系傳遞下,全行業遭受無差別打擊,居心不良的平臺應聲倒掉,狠抓風控的平臺,也死了。”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薛洪言直言。

    2018年年底,監管呼吁“三降”;“175號文”流出,要求除部分嚴格合規的在營機構外,其余機構能退盡退,應關盡關;隨后發布“1號文”,指明網貸機構轉型方向,各地開始清退P2P。

    對于一些認真做事的合規平臺來說,自然也受到了波及。有平臺負責人曾感慨地說:“決定退出時,幾個創始人相視淚流,堅持多年的理想,說沒就沒了,有委屈、有無奈。”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表示,從“2016年開始的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監管增強,監管的步驟和領域在深入,在風險專項整治中很多風險在爆發,但對整個市場來說,風險是在緩釋的過程,P2P爆雷潮之后,投資人開始集中在頭部平臺,更多的產品集中在優質的平臺和領域,這是一個優勝劣汰的過程。“

    2019當如何?

    2019兩會預備會議已經舉行,除了防范金融風險外,幾位人大代表,政協代表還提出了關于金融科技的發展建議。

    張天任:建議出臺互聯網金融公司的準入條件,從目前的備案制過渡到準入制

    全國人大代表、天能集團董事局主席張天任擬提交《關于構建互聯網金融長效管理體制,穩定金融安全的建議》,建議嚴格互聯網金融市場準入標準。

    張天任說,以網絡信息技術為驅動的互聯網金融新業態,對提升金融服務效率、降低交易成本、滿足多元化金融服務等都具有巨大價值和潛力。但是,由于互聯網金融新業態的特點,部分從業者法律意識、合規意識淡薄。

    張天任建議,有關部門應當盡快制定“金融信息中介”的標準,出臺互聯網金融公司的準入條件,從目前的備案制過渡到準入制。對涉及到公眾投資的互聯網金融業務實施前置審批,只有通過嚴格的審批后才能從事相關業務,并納入監管范圍,實施穿透式監管,防止監管套利。此外,對非法金融機構和非法金融活動采取零容忍,持續保持高壓態勢,依法嚴厲打擊惡意逃廢債行為,加大追討力度,為金融與科技的融合發展營造良好健康的環境。

    “有關部門應建設互聯網金融信息監測平臺,運用互聯網、大數據等手段,完善金融風險監測預警機制。切實做到事前有準入、事中有預警、事后有執法的健全完善的管理體制,推動互聯網金融的規范有序發展。”張天任說。

    劉尚希:金融科技可以解決融資貴的問題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在政協委員駐地接受采訪時表示,中小企業有融資難和融資貴這兩個問題。解決融資難的問題,有賴于通過金融改革進一步提升市場化程度。融資貴的問題,則與信息不對稱有關。要解決這個問題,可以通過金融科技的發展來解決,現實中已經有過成功的案例。為小微企業貸款,事實上并不是想象中的成本大、風險高。

    劉永好:建議加快數據立法,避免金融科技企業數據濫采濫用

    全國政協委員、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3月3日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建議加快數據立法,推動數據共享行為,同時也避免金融科技企業數據濫采、濫用的情況發生,從而降低金融機構的數據獲取難度和成本,緩解金融服務的信息不對稱問題,進而推進金融機構提供更普惠、更精準的金融服務,解決企業和個人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2019年,待續……

    來源:網貸之家,侵刪


    2019-03-05 閱讀次數:202
  • 2月25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新聞發布會,銀保監會副主席王兆星、周亮、梁濤出席并介紹堅決打好防范金融風險攻堅戰有關情況。

    王兆星表示,在黨中央的堅強正確領導下,各個部門、各級政府的大力配合下,對那些“無照駕駛”非法經營活動從事經營活動,也對屬于違規的逃避監管的經營活動,包括影子銀行、網絡借貸進行了專項整治

    王兆星指出,當前銀行業保險業風險總體可控,但面臨的形勢依然復雜嚴峻。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既要打攻堅戰,也要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要始終緊盯以下幾個風險領域:

    一是繼續加大力度處置銀行機構的不良資產,同時要控制新的不良貸款增長。在經濟下行過程當中,不良貸款增長的壓力較大,既要化解存量不良貸款,還要有效化解增量不良貸款。

    二是要時刻注意防范中小銀行保險機構在經濟下行和金融市場波動情況下的流動性風險。如果不加以有效管理、控制和處置,可能會引發區域性、系統性金融風險。

    三是繼續緊盯進行監管套利、加通道、加杠桿的影子銀行活動,包括同業投資、同業理財委托貸款、通道類信托貸款等業務,要進一步鞏固前期治理成果。過去對這些業務的監管比較薄弱,如果任其發展也會形成系統性金融風險。

    四是繼續緊盯房地產金融風險,要對房地產開發貸款、個人按揭貸款繼續實行審慎的貸款標準,特別是要嚴格控制帶有投機性的開發和個人貸款,要防止房地產金融風險出現大的問題。我們要繼續緊盯房地產金融風險,繼續實行審慎的風險管理標準,要繼續審慎發放開發貸款和個人按揭貸款,促進房地產金融、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五是繼續和有關部門配合,做好地方政府債務的處置工作,特別是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的處置。繼續做好一些高負債國有企業的降杠桿工作,這些也是我們防范風險的重點。

    同時,繼續嚴厲整治規范網絡借貸等銀行體系之外的金融活動,特別是要繼續嚴厲打擊整治各種非法金融活動、非法社會集資等,這些也會對金融安全造成嚴重威脅,會損害投資人的利益。

    銀保監會方面還表示,截至目前,銀行保險領域的野蠻生長現象得到遏制,堅決整治不法金融機構和高風險機制。依法處置“安邦系”等不法分子違規構建的金融集團,做好資產清理、追贓挽損、切斷傳染鏈、引進戰略投資者、規范法人治理等工作。相關風險得到初步控制和有序化解。

    加大高風險機構風險化解力度。穩步推進華融公司等機構風險處置,進一步完善公司治理機制。針對高風險中小銀行保險機構,研究制定風險化解處置時間表和路線圖。目前,高風險中小銀行保險機構風險處置工作取得初步成效,風險總體可控。

    來源:網貸之家,侵刪

    2019-02-26 閱讀次數:230
  • 2019年,P2P網貸平臺合規檢查繼續開展。相對自律檢查“即查即改”的要求,行政核查的“一票否決”則更為嚴格。隨著行政核查進入深水區,P2P網貸平臺實際運營依然錯綜復雜。

    為防范互聯網金融外溢風險,P2P網貸行業監管由“雙降”升級為“三降”,擴大清退平臺范圍,部分地區還要求規范平臺風險提示;鑒于將有不同地區平臺陸續完成合規檢查,監管對合規檢查至備案過渡期的接入相關系統作出初步安排;而打擊借款人失信行為貫穿整項合規檢查工作,部分地區共享了多家平臺逃廢債借款人。

    監管升級為“三降”

    北京市、上海市、廣東省(包括深圳市)、江蘇省、浙江省、安徽省、貴陽市等多地區已經進入行政核查階段。北京地區監管層表示預計將于2019年3月底前完成行政核查。行政核查期間,多地要求P2P網貸平臺執行“三降”,而《關于進一步做實P2P網絡借貸合規檢查及后續工作的通知》(即“1號文”)還要求轄內P2P網貸平臺總數、業務總規模、投資人數實現三降。

    擴大清退平臺范圍

    在175號文等政策影響下,2019年將有不少平臺被清退。與之前浙江、上海地區清退規模較小平臺不同的是,此輪平臺清退范圍擴大到僵尸類平臺,在營規模較小平臺,在營高風險平臺,以及數據披露不配合、不全面、不真實的平臺,重新開業平臺。

    廣東規范風險提示

    108條要求P2P網貸平臺應對出借人進行風險提示。

    2019年1月31日,廣東互聯網金融協會廣州互聯網金融協會發布《關于加強網絡借貸出借人風險提示的通知》,要求P2P網貸平臺在網站、APP、微信小程序等網絡渠道,以紅色大號字體進行投資人風險提示。

    為規避各平臺風險提示措辭標準不一,此次協會明確指定了風險提示語:

    “風險提示:網絡借貸為自愿,出借資金須謹慎。風險意識記心上,本息損失皆自擔。”

    相對之前行業普遍采用的“網貸有風險,投資須謹慎”,著重強調了投資人風險自擔。

    初步明了數據報送流程

    《關于開展P2P網絡借貸機構合規檢查工作的通知》指出平臺備案前要接入信息披露產品登記系統,關于合規檢查接入相關系統和申請備案的具體標準及程序另行通知。

    175號文要求正常運營平臺定期向網安中心數據報送管理系統填報數據。

    而1號文對系統接入做出指導,要求統計監測數據應報送至“國家互聯網金融風險分析技術平臺網貸機構統計報送系統”,信息披露數據應披露在“全國互聯網金融登記披露服務平臺”。

    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數據報送系統是國家互聯網金融風險分析技術平臺的重要組成部分,于2018年10月上線。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根據各地前期摸底排查上報數據(8月底數據)為轄內正常運營的P2P網貸平臺自動分配登錄賬號和密碼,由各區網貸整治辦向轄內平臺分發。而各區網貸整治辦可根據本地區實際運營情況添加或減少平臺。

    該報送系統僅對平臺開放,要求平臺報送機構信息和運營信息,其中運營信息每月報送,并且首次填報應于2018年10月30日前(與大部分地區機構自查時間節點一致)完成首次填報;

    數據填報完成后,由各區整治辦進行審核,最后由市整治辦審核確認后提交。

    而早先進行了實時數據接入培訓,把底層債權信息的實時數據上報至地方監管內部系統的平臺,通過地方監管內部系統與國家互聯網金融風險分析技術平臺網貸機構統計報送系統、全國互聯網金融登記披露服務平臺互通。

    全國互聯網金融登記披露服務平臺由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主管,包括平臺機構信息、運營信息、資金存管、項目信息(開發中)四大板塊。該系統數據由平臺報送,數據內容向社會公開。

    加大打擊逃廢債力度

    自全國互金整治辦向下發《關于報送P2P平臺借款人逃廢債信息的通知》后,打擊逃廢債工作持續開展,并且是部分地區金融辦的重點工作之一。

    相比老賴信息散落在各家平臺,北京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在推進老賴信息共享上邁出了重要一步。截至2019年2月19日,北京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共公布了419名逃廢債借款人信息。

    這419名逃廢債借款人中,68.50%的借款人已經失聯,23.87%的借款人逾期發生在2018年6月至7月P2P網貸行業暴雷潮期間。

    總結

    毫無疑問,合規檢查仍然是P2P網貸平臺2019年重點工作內容之一,它既給了正常運營平臺持續合規發展迎接備案的希望,也打消了規模較小、高風險、數據系統對接不配合平臺、重新開業平臺繼續運營的念頭,這有利于行業正本清源,提升合規平臺資金撮合服務能力。

    雖然,將所有通過行政核查平臺實時的底層債權、運營數據完整地納入監管系統,挑戰著監管的技術水平以及多方機構的合作程度,但可以看到,P2P網貸各參與方正在逐步推進該工作。我們相信,推動合規檢查、實現信息共享、數據監控,不僅是為備案而準備,更是為構建行業穩健發展環境而努力。

    來源:網貸之家,侵刪


    2019-02-20 閱讀次數:175
  • 中國央行公布金融數據顯示,中國1月新增人民幣貸款和社融規模增量雙雙超預期。其中,新增人民幣貸款32300億元,創單月歷史新高;社融規模增量 46400億元,創新高。此外,M2增速小幅回升,M1增速繼續下滑。

    具體數字如下:

    中國1月新增人民幣貸款 32300億人民幣,預期 30000億人民幣,前值 10800億人民幣。

    中國1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 46400億人民幣,預期 33070億人民幣,前值 15898億人民幣。

    中國1月M2貨幣供應同比 8.4%,預期 8.2%,前值 8.1%。

    中國1月M1貨幣供應同比 0.4%,預期 1.9%,前值 1.5%。

    中國1月M0貨幣供應同比 17.2%,預期 10%,前值 3.6%。

    人民幣貸款方面,非金融企業及機關團體貸款增加2.58萬億元,其中,短期貸款增加5919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1.4萬億元,票據融資增加5160億元。

    華爾街見聞首席經濟學家鄧海清博士認為,1月份社融和信貸數據不僅總量亮眼,而且結構良好,表明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確實取得一定成效。

    但是需要注意,金融數據中,主要回暖的部分都是債性(信貸、債券票據),股票融資規模少之又少,而債性融資則會導致加杠桿的問題。…………在信貸已經階段性回升時,需把握好穩經濟與去杠桿的平衡。

    華泰宏觀認為,1月份的信貸總量數據不錯,超出市場預期較多;單月金融數據創新高,不改基本面下行趨勢判斷。

    分項數據來看,新增信貸中票據貼現占比不低,體現了商業銀行為了實現支持小微企業融資增加了短期的小企業貼現業務,對實體經濟的支持效果要弱于中長期貸款,但總體上強勁信貸數據意味著經濟不存在大幅回落概率。

    國泰君安固收首席分析師覃漢表示,1月信貸數據較高但基本符合預期,1月激增的社融數據背后主要是銀行“資產荒”,預計2019年表外融資會繼續恢復;此次數據的超預期不排除春節“錯位因素”。

    此前市場已經預計1月份信貸放量或創天量。

    華爾街見聞《1月信貸放天量?你必須要知道是這三個原因》分析,天量信貸背后的原因可能包括:去年底很多投資項目獲得審批,同時銀行資金面較寬松、又面臨資產慌,項目和資金在年初對接就會產生增量信貸; 此外,年初銀行會盡早投放信貸等。

    票據融資方面,天風證券廖志明團隊此前也表示,2018年5月以來票據融資規模大增,象征著新一輪寬信用周期的開啟。隨著政策逐步發揮效果,預計社融增速19年1月迎來拐點,名義GDP增速或年中企穩。

    1月人民幣貸款增加3.23萬億元,創單月歷史新高

    貸款結構方面,央行數據顯示,1月份人民幣貸款增加3.23萬億元,同比多增3284億元;外幣貸款增加375億美元,同比少增98億美元。

    人民幣貸款方面,票據融資大增5000億元。

    分部門看,住戶部門貸款增加9898億元,其中,短期貸款增加2930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6969億元;

    非金融企業及機關團體貸款增加2.58萬億元,其中,短期貸款增加5919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1.4萬億元,票據融資增加5160億元;

    非銀行業金融機構貸款減少3386億元。

    鄧海清博士指出,票據占比低于市場預期。此前市場普遍預期1月信貸、社融放量,主要原因是票據沖量,但數據表明并非如此。也就是說,票據沖量確實存在,但是無法解釋信貸、社融的高增長。

    此前不少券商已經做出了1月票據激增的預測。華爾街見聞《票據融資飚升的背后:一場看誰手快的企業套利“搶錢”游戲》指出,一月份往往是信貸投放最為集中的時間段,銀行信貸額度流動性充裕的情況下,有著季節性的放貸沖動。

    一月份,市場出現了一個極佳的套利窗口期。…………新年伊始,銀行有了新的額度,并且央行增加了再貼現額度,這就讓貼現利率在1月份持續下行,甚至比結構性存款的利率還低,套利空間就此打開。

    存款結構方面,1月份人民幣存款增加3.27萬億元,同比少增5815億元;外幣存款增加193億美元,同比少增255億美元。其中,住戶存款增加3.86萬億元,非金融企業存款減少3911億元,財政性存款增加5337億元,非銀行業金融機構存款減少5079億元。

    人民幣結算業務方面,2019年1月,以人民幣進行結算的跨境貨物貿易、服務貿易及其他經常項目、對外直接投資外商直接投資分別發生3603.6億元、1176.8億元、495.9億元、1527.2億元。

    1月社融規模增量4.64萬億元,創新高

    初步統計顯示,1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4.64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1.56萬億元。

    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3.57萬億元,同比多增8818億元;

    對實體經濟發放的外幣貸款折合人民幣增加343億元,同比多增77億元;

    委托貸款減少699億元,同比少減10億元;

    信托貸款增加345億元,同比少增52億元;

    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增加3786億元,同比多增2349億元;

    企業債券凈融資4990億元,同比多3768億元;

    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凈融資1088億元,同比多1088億元;

    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融資293億元,同比少207億元。

    社融存量方面,1月末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為205.08萬億元,同比增長10.4%。

    其中,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余額為138.26萬億元,同比增長13.6%;1月末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余額占同期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的67.4%,同比高1.9個百分點。

    華爾街見聞首席經濟學家鄧海清博士認為,在更為值得關注的是社融存量增速方面,社融存量增速觸底概率較大。

    2017年7月以來社融存量增速一路下滑,從14.8%下降至9.8%,2019年1月社融存量增速大幅反彈至10.4%,與2018年10月增速相當,社融存量增速觸底概率較大。

    M2小幅回升,M1繼續下滑

    1月末,廣義貨幣(M2)余額186.59萬億元,同比增長8.4%,增速比上月末高0.3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低0.2個百分點。

    狹義貨幣(M1)余額54.56萬億元,同比增長0.4%,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1.1個和14.6個百分點。

    流通中貨幣(M0)余額8.75萬億元,同比增長17.2%。當月凈投放現金1.43萬億元。

    分析認為,M1增速進一步走低,與地產調控有關。華泰宏觀點評1月數據時認為,地產調控導致M1增速難以反彈。

    上個月,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司長阮健弘提到M1增速回落的原因時指出,房地產融資趨緩和平臺公司的財務紀律加強,導致企事業單位活期存款少增較多。

    海通證券姜超在點評上個月M1增速暴跌時則認為,M1主要包含M0和企業機關團體等單位活期存款,18年企業活期存款下滑,反映了企業流動性的惡化。他指出:

    企業流動性一是來自盈利,二是靠融資。18年以來需求走弱、企業利潤增速仍在下行,拖累企業流動性。但隨著寬信用政策持續加碼,企業債券發行放量,有望逐步改善企業融資。支持民企融資和財政減稅降費政策的落地和傳導,最終將有利于企業現金流的改善。

    2019-02-15 閱讀次數:252
  • 在今日舉行的國新辦發布會上,央行副行長朱鶴新透露,2018年全年,新增人民幣貸款16.17萬億元,同比多增2.64萬億元,多增量是上年同期的3倍,年末貸款余額同比增長13.5%,較上年末提升0.8個百分點。

     

    2018年央行做了哪些工作?

     

    朱鶴新介紹,2018年以來,央行實施好穩健的貨幣政策,并根據形勢變化,前瞻性地采取了一系列逆周期調節措施。

     

    一是在總量上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五次降低存款準備金率,增量開展中期借貸便利(MLF)操作,增加中長期流動性供應,引導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

     

    二是在結構上加大定向調控、精準滴灌力度。運用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加大對普惠金融等重點領域、薄弱環節的金融支持,包括增加支農支小再貸款和再貼現額度、下調支小再貸款利率、擴大央行擔保品范圍等措施。

     

    三是采取多項措施疏通貨幣政策傳導。調整宏觀審慎評估(MPA)政策參數,擴大金融機構廣義信貸增長空間,增設考察支持民營、小微企業融資和債轉股工作的專項指標。創設定向中期借貸便利(TMLF),提供長期資金并執行比MLF更優惠的利率。推出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加強民營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實地督導。以永續債為突破口推進銀行補充資本,緩解資本約束。

     

    四是繼續推進利率和匯率市場化改革。培育市場基準利率體系,進一步提高利率定價的市場化水平。發揮匯率調節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的“自動穩定器”作用,同時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五是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多措并舉有序處置各類金融風險,推動金融風險由前幾年的快速積累逐漸轉向高位緩釋。

     

    2018年這些工作成績如何?

     

    “總的來看,各項政策取得了較好效果,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較為穩固。”朱鶴新介紹,初步統計,2018年全年,新增人民幣貸款16.17萬億元,同比多增2.64萬億元,多增量是上年同期的3倍,年末貸款余額同比增長13.5%,較上年末提升0.8個百分點。前11個月,普惠口徑小微貸款同比增長17.1%,小微貸款授信戶數較上年末增長28%。各種利率穩中有降。12月,債券回購加權平均利率為2.68%,同比下降0.43個百分點。年末10年期國債收益率為3.25%,同比下降0.64個百分點。2018年11月-12月,民營企業發債規模同比增長70%。金融風險總體收斂,宏觀杠桿率基本保持穩定。

     

    2019年央行如何開展工作?

     

    朱鶴新說,當前,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經濟金融形勢可能更加復雜。人民銀行將實施好穩健的貨幣政策,強化逆周期調節,進一步增強政策的前瞻性、靈活性和針對性,做到松緊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保持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促進經濟金融良性循環。同時在這個基礎上,要保持好金融穩定,進一步降低金融風險,穩定好宏觀杠桿率。

     引自網貸天眼

    2019-01-15 閱讀次數:243
 1 2 3 4 5 6 7 8 9 10 ... 29 下一頁

安全保障

聯系我們

公司介紹

法律聲明

財富工具

幫助中心

新手指引

招賢納士

微信
 
QQ群
 

服務/投訴

400-858-1999

周一到周五:8:30~17:30

安徽艾瑞貸信息技術服務有限公司

中國·合肥市·濱湖新區高速時代廣場G1安誠金融1+1貸

©安誠金融1+1貸 版權所有 皖ICP備15003628-1號 [email protected] 0551-62630049

申請VIP
開通對象:
開通時間:
應付金額:
  接受并同意 會員服務條款
  確定
會員服務條款
六肖中特料